中国福利彩票

图片

4个月内 开封公安攻克8起命案积案 有嫌犯被抓时“吐槽”公安民警,“你们真有心劲儿”

时间:2020-07-23 浏览:次 作者:新闻宣传科

  “云剑——2020”行动,开封捷报频传。

    10年、20年、30年……一系列命案积案犹如压在公安民警胸口的巨石,搬不走,总觉得这口气出不来。

    2019年年底,开封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马中虎和市公安局党委一班人在筹划2020年工作时,把开展命案积案攻坚,作为新一年主要工作目标之一,要求把2020年定为“命案积案攻坚年”。梳理出的命案积案,短的超过十几年,长的已跨三十年,选择这些案件作为攻坚目标,确实具有“风险”,也确实需要勇气。马中虎说,这些积案是犯罪分子对受害人欠下的债,也是历史原因造成的公安机关对人民群众欠下的债,要捍卫公平正义、要震慑和打击犯罪、要真正提升群众的安全感,这些债必须还。

    开封公安几十年来在屡破大案中养成了能征善战的作风,使得他们“言出必行、行必有果”。不到4个月时间,开封警方就连续侦破8起命案积案,其中5起居然是在20多天里相继“拿下”,再次彰显了开封公安能征善战的优良作风,也为“云剑——2020”行动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一案三命 一场持续21年的“马拉松”

    2020年4月16,身负3条人命的四名嫌疑人被开封警方依法刑拘,至此,发生在21年前、被时任省委主要领导批示要求侦破、公安部督办的通许县“1999·1·5”抢劫杀人案宣告彻底破获,这也标志着“云剑——2020”行动在开封刚刚打响就收获了可贵战果。

   1999年1月5清晨,通许县李芳化村北密(新密)杞(县)公路112公里处发现3具男尸,两具卧于路沟,一具倒于50米开外的田间。3具尸体上分布多处枪伤、刀伤,现场遗留有4枚猎枪弹壳。

    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还会出现枪击命案且一案三命,全省罕见。

    现场勘查中,民警从一名死者的裤兜内发现一本通信录,由此查出了死者身份。据了解,死者分别是长驻安徽涡阳某酒厂的四川邛崃某酒业公司业务员王某为、王某为的随行人员李某、安徽涡阳以私家车跑出租的智某喜。199914日晚,王某为、李某来安徽收取货款,按事先约定,智某喜驾车到新郑机场接机,此后3人便失去联系。

    就在开封警方围绕这3人行程逐段调查时,安阳警方突然传来消息,在安阳市南郊10公里处一乱坟岗,发现智某喜的轿车,从现场情况看,是有人将轿车油箱汽油引出,意欲焚车,只是火苗还未燃至车身就意外熄灭。

    从死者随身携带的巨款和新购的轿车被抢来看,此案极可能是抢劫杀人。但是,凶手抢走轿车却又要焚毁,不符合杀人越货的特点,而王某为因职业关系交往人员复杂、经济来往量巨大,加之有目击群众反映,杀人现场除出现过智某喜这辆轿车外,还曾有一辆同样悬挂皖K牌照的面包车出现,这又具备仇杀的可能。

    无论如何,涡阳都应该是此案侦查的突破点,开封民警立即兵发涡阳。果不其然,调查发现,王某为长驻的酒厂是当地纳税大户,负责人在当地很有势力,厂保安队甚至持有猎枪,而王某为除了和该厂有巨额经济往来外,还和厂长妻子有特殊经济关系,这一切使疑点更加凸显。

    然而,经过认真排查,却没有发现真正有价值的线索。从死者轿车上提取到的几枚烟头也被先后送往省公安厅、公安部进行检验,检验结果虽有收获,但还是难以确定与此案有直接关系的嫌疑人。而一次次的广泛调查走访又发现了新问题,当初目击者发现的面包车,所谓皖K牌照系记忆有误,这等于又掐断了一条线索。

    案件侦查陷入死胡同,但办案民警始终没有放弃,数年后,得知涡阳那家酒厂的厂长夫妇因犯罪被惩处,开封民警又再次前往调查,希望有所收获,结果却还是失望。

    转眼20多年过去,随着命案积案攻坚行动展开,市公安局、通许县公安局把侦破“1999.1.5”这起公安部督办案件作为攻坚目标。技术员李栩文、尚超围绕当年提取的烟头、死者的衣服、凶手焚车用的油壶,运用新技术反复检验比对,发现线索、排查、核对、否定,再发现……连续3个多月不放手,无数次夜以继日、通宵达旦。刑侦支队侦查员根据他们提供的线索,多次往返邛崃、涡阳、新郑、新密,逐一排查、核实。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马中虎,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刘磊、副局长张良民始终关注着此案的侦查,一次次和侦查员、技术员围坐一起,共同分析研判,明确侦查方向。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张慧勇,通许县公安局局长李健、副局长耿宇等则直接挂帅专案组,带头奔波。

    科技提供支撑,脚板下是必须付出的劳动,先进技术和传统功夫有机结合,就能使战力倍增。经过他们艰辛努力,4月初,终于锁定新密市41岁的陈某民系“1999.1.5”案嫌疑人之一。414日一早,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一大队大队长张巨恒、通许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宋林生就带人悄悄赶赴新密,经过5个多小时跟踪、布控,于当日下午将陈某民秘密抓获。

    面对陈某民的百般狡辩,讯问经验丰富的刑侦支队副支队长闫澜涛稳如泰山,一步步抛出证据,逐次击破陈某民的谎言和侥幸心理。经过十几个小时的反复较量,陈某民的心理防线终于崩塌,交代了20多年前他伙同连某松、陈某杰、关某杰抢劫杀人、犯下滔天罪恶的事实。

    根据他的交代,张慧勇、闫澜涛、耿宇、张巨恒、宋林生立即率队直扑新密,在当地警方协助下,将其他3名嫌疑人一举抓获。

    4名嫌疑人悉数归案,这起令人发指的案件也真相大白。

    连某松等4人原系初中同学,当年作案时年龄最大的不过20岁出头,最小的才19岁,但却心狠手辣。1998年底,四人结伙密谋劫车抢钱,关某杰还凶狠地提出“不留活口”,但两次作案都未能得手。199914日晚,他们分持双管猎枪、利刃,驾驶连某松舅舅公司的豫A牌照面包车,再次外出伺机作案。

    行至新郑市薛店镇东,路遇被害人驾乘的轿车,遂一路尾随,寻机下手。行至案发地点,他们见人烟稀少,遂将被害人轿车逼停,谎称轿车碾压了路上石子,弹射到面包车上,要求赔偿。不料,王某为、智某喜刚刚下车,就遭到他们野蛮毒打,连某松向王某为、智某喜连打两枪,将二人击倒,关某杰、陈某杰、陈某民又上前补刀。躲在轿车后座的李某见势不对,跳车逃跑,又被追上连负两枪和补刀。作案后,他们将凶器抛弃,计划将抢来的轿车卖掉,行至安阳又担心因此暴露,遂将油箱中的汽油引出,点火焚烧,而后仓皇逃离。不料,在他们逃后,火苗却逐渐熄灭,致使他们的企图没有得逞。

    陈某民突然失踪后,连某松等3人预感多年前的罪行可能暴露,可还没来及外逃,就被一网打尽。

    30年追凶 漂白身份也难逃警方法眼

    攻克“1999·1·5”抢劫杀人案,直到最后才揭开凶犯面纱,与此不同,“1990·4·25”命案嫌疑人最初就很明确,而30年后终于将其抓获,靠的是公安人特有的持之以恒的韧劲儿。

   1990年4月25下午,相国寺大市场,杨某国因生意纠纷,在和刘某燕打斗中,持刀将对方刺死并将刘某燕的姐夫扎伤。

    案发后,杨某国迅速逃离现场,从此不知去向。此后近30年间,市公安局、鼓楼公安分局多次派人赶赴杨某国可能藏身的浙江、新疆调查,却始终捕捉不到他的音讯。更蹊跷的是,在这期间,杨某国的妻子、女儿也突然神秘消失。

    今年2月,鼓楼公安分局网安大队大队长杨威峰根据命案积案攻坚战要求梳理、比对线索时,突然发现陕西西安的马某强和杨某国有很多相似点。闻讯,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立即和鼓楼公安分局一起展开深度研判。经过深入调查发现,马某强的妻子、女儿和杨某国的妻子、女儿有多处信息吻合,马某强夫妇还曾多次来汴,马某强女儿的汽车甚至在今年1月还来过开封。

    难道马某强就是杨某国?判断必须慎重。调查显示,马某强在西安是个成功商人,名下有多家企业,身家不菲。眼下距案发已过去30年,算来杨某国已是58岁,即便是当年熟知他的人,这么久不见也难以辨认,万一判断失误,岂不给无辜的马某强及其企业造成不良后果?

    “攻克经年积案,一定要秉承认真谨慎的原则,研判要细、断定要准,决不能因为我们的失误给无辜群众带来损失,但也不能因我们的缩手缩脚使嫌疑人逍遥法外。拿准了,无论是谁,无论跑多远、藏多深,都必须捉拿归案。”关键时刻,马中虎、张良民给大家吃了“定心丸”。

    2月中旬,鼓楼公安分局副局长郑涛、刑侦大队大队长李鑫磊和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一大队教导员刘东伟赶赴西安,围绕马某强进行深入排查,最后断定,马某强就是杨某国。

    潜逃30年的命案逃犯终于浮出水面,消息传来,群情振奋。33日,郑涛、李鑫磊、刘东伟等再赴西安,实施抓捕。不料,当他们赶至西安,却得知杨某国因家庭矛盾,躲进山区散心了。“我们已经找了30年了,不能再等,进山。”几名民警掉头就追。谁知,就在他们35日进山的路上,却发现杨某国驾车迎面驶过——返回西安了。“追。”郑涛他们也急忙转回。

    这真是警匪大片里才会出现的一幕,但这一幕的背后,是开封公安人时刻担于肩头的责任,是他们心中积蓄了30年的急切之情。

    当天下午,杨某国刚刚回到他的典当行,开封民警就追踪而至。面对这一幕,杨某国叹息一声:“30年,我转逃几个省市,挖空心思给全家伪造了身份,也成了老板,最后还是没躲过去。30年,你们真有这个心劲儿。”

    细微之处获突破 十多年无头案终告破

    熟悉刑侦工作的人都知道,很多起初毫无头绪的疑难案件,最终往往是从不引人注目的细微之处取得突破,看似偶然,但偶然中藏着必然。

   2006年3月27上午,开封县(现祥符区)罗王乡大时砦村外的一口机井里发现一具上身赤裸的女尸。当民警闻讯赶到时,女尸已被群众打捞上来,现场也因此被破坏,除了发现两行足迹、提取到女尸内裤外,别无线索,连尸源也无法判定。通俗点讲,这就是常说的“无头案”。

    “无头案”也不能让开封公安放弃。包括受害人在内的两行足迹伴行甚远,说明凶手和被害人相识;粘有少量精斑的内裤不仅反穿还粘有少量粪便,说明受害人异于常人;凶手徒手扼颈致被害人死亡,说明其可能是临时起意而且对周围环境不熟,很可能来自外地。

    你看,就那么点少得可怜的线索,经过经验丰富的侦查员、技术员分析研判,一点点被扩大了。走访中,周围群众反映,案发前曾见过被害人在这一带出现,头脑似乎不太灵光,但这一带确实无人认识她。这些反映,验证了民警的判断,也证明侦查方向没错。可是,在当时条件下,死者身份始终无法确定。

    2019年12月,“2006·3·27”无名尸案成为攻坚目标,当年提取的物证也再次被摆上案头。13年来,经多级公安机关反复检验,如今可供检验的更是微乎其微,还有希望吗?

    “哪怕有一丝可能,都要做百分之百的努力。”曾屡为大案侦破提供支撑的技术员李栩文、刘号一头扎进工作室。

    十余年过后,民警终于从极不起眼的一个细微之处发现了端倪,刘东伟、刘号等人当即赶赴周口郸城排查,而后又根据在这里获取的线索,转战安徽太和圈定侦查范围。就这么层层剥丝抽茧,最终得知,太和县王某民精神异常的妻子在当年案发前走失,而王某民的弟弟王某州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目标明确、证据扎实,张巨恒和祥符区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沈泉立即前往,将王某州成功抓获。

    经讯问,王某州交代,他利用嫂子精神不正常之机,多次与她发生关系。由于其嫂子每当发病时常有暴力举动,王某州担心伤及侄子,就悄悄诱骗嫂子外出,意图将其丢弃于外地。后来,见企图始终不能得逞,杀心顿起,趁和嫂子再次发生关系之机,突然将其扼死投入井中。

    “2006·3·27”案件告破,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原支队长曹放闻讯,长出一口气:“压在我心里十几年的石头,终于搬掉了。”

    凭着精湛的技术,凭着持之以恒的韧劲,凭着高度的责任心和担当精神,开封公安在侦破这3起案件的同时,还相继攻克了尉氏县“1990·12·3”、杞县“2003·10·27”、示范区“1997·6·9”和“1992·8·31”、兰考县“1996·4·24”等5起命案。3个多月连续攻克8起命案积案,这是开封公安忠诚的体现、是践行打造“铁一般的理想信念、铁一般的责任担当、铁一般的过硬本领、铁一般的纪律作风”的公安队伍要求的体现,有这样的队伍,开封的平安大局、群众的安居乐业就有充分保障。



上一篇:市总工会深入我局开展“夏送清凉,情系职工”慰问活动

下一篇:开封公安向你发出重要提醒!

河南省
政务服务网

河南警民通

平安开封微博

平安开封微信